“这里面的鱼还真是他们两姐弟从河里钓来的。不过现在鱼塘里应该也繁殖了很多小鱼仔。养到冬天的时候,应该也有好几十斤重。”杨宝嵩证实了周玉树的话。

    陆大贵看了两姐弟一眼,还真是有些惊奇。小孩子跑去钓鱼不算稀奇。但是像这样天天钓鱼放到鱼塘里来养,那就不一样了。陆大贵还以为张大栓家的鱼味道不一般,原因是这些鱼都是从河里钓上来的真正野生鱼。

    但陆大贵没往深处想,他家的饭店又不是没有用过真正的野生鱼,可味道还是比张大栓家的鱼味道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那他家的泥鳅也是从河里钓上来的?”陆大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河里的,稻田里、水沟里的,都是这两姐弟自己去钓,大栓家可不会花钱去买泥鳅苗。再说,泥鳅苗也没得买。”周玉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难怪他家泥鳅的味道特别好。”陆大贵说道。

    在鱼塘里连拖了几网,每一网拉上来,里面都是白花花的鱼。鲢鱼、鳙鱼、草鱼、鲤鱼……都是非常平常的鱼,双河村河里的鱼基本上都是从鱼塘里跑出去的,河里也很少有名贵鱼。

    这些鱼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性子特别野。十来斤一条的大鱼,一般人很难抓住,越是这样野的鱼,越难对付。几乎不能徒手抓鱼,只能借助捞网将鱼从拖网里捞出来,然后放进篓子里快速称量,然后放入小货车装鱼的水箱里。

    一网下去,就是一百多斤鱼,连续拖了五网,到后面,网里的鱼才开始变少。总共网了四百多斤鱼。按照陆大贵给的价钱,总共五千多块。加上支付的人工费,陆大贵这一趟差不多花了将近六千块。不过陆大贵反而非常欢喜。这五六千块的本钱,他至少可以赚回一两万。

    这一阵,泥鳅打出了名气,再来一波鱼,大贵饭店生意想不火爆都难。

    别看石江只是一个几万人的小镇。这里的消费能力可不弱。石江镇有个规模尚可的煤矿。以前有一家国营煤矿。石江镇最早的一批居民,大多是煤矿的工人。后来中小煤矿被国家关停,但是石江镇附近的小煤矿却一直到现在都在偷偷地挖煤。

    最近几年,砖厂的生意红火。自然也带动了石江镇黑煤矿的“繁荣”。自然也让石江镇很多人的钱袋子鼓了起来。另外石江养殖、种植也是有些名气的。每年一车车生猪从石江镇运出去,给石江人换回来大量的钞票。

    所以石江镇吃吃喝喝的风气是非常浓郁的,作为石江镇最上档次的大贵饭店,自然拥有一批豪爽的老顾客。

    五千块!张大栓只花了几百块钱就承包下了鱼塘,这还不到半年,还没将鱼塘干底,只是用拖网拖了几网,拖上来的鱼竟然能够卖出这么高的价格。

    这一年,也算是见过些世面的张大栓从陆大贵手里接过一叠钞票的时候,张大栓的手略微有些抖。他真是没指望鱼塘能够赚这么多钱,谁能想到大伙都不太愿意承包的鱼塘现在竟然变成了摇钱树?张大栓将一叠钞票紧紧地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大栓哥,过一阵,我还会过来。”陆大贵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张大栓非常激动,说话的声调都变得跟往常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张吉灵则将张吉东拉到一边:“你现在可不能偷懒了,得抓紧去河里钓鱼,不然陆老板下次过来,咱们家鱼塘网不住一条鱼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明明看到鱼塘里还有很多的鱼的。”张吉东不乐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坐吃山空。你不去钓些鱼过来。用拖网这么拖几回,迟早会让鱼塘里的鱼绝种。”张吉灵说道。

    张吉东无语地看着姐姐,我还这么小,你竟然要让我承担起生活的重担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知道张大栓这一次又轻松赚到了五千块。肯定会引起村里人的红眼病。

    猪贩子杨银山婆娘罗芳嘴巴翘起老高,心里老大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咱们家主动让出鱼塘,直接让张大栓占了个大便宜。”罗芳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你这个蠢婆娘。咱们家承包鱼塘几年了?你哪年赚到过五千块?”杨银山瞪了自家婆娘一眼。

    罗芳立即反过去瞪了杨银山一眼:“还不是你没本事?”

    杨银山气得笑了起来:“蠢婆娘,整个双河村,也就张大栓家有这本事从这鱼塘里赚这么一大笔钱。要是这鱼塘在别人手里,莫说赚钱,能把本钱赚回来,就算是厉害的。你千万莫到大栓家去闹事啊!你要搞清楚,连宝嵩书记都要腆着脸去巴结。你觉得你比宝嵩书记还要更牛掰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口说说,又没说要去得罪他们家。”罗芳也知道张大栓家惹不起。加上银付也是他们家给治好的,现在银付都跑出去打工去了。算是帮她解决了一桩心病。

    但是双河村一些人可眼红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鱼塘以后不能这么承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什么好处都落到他们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应该每年搞一次承包。最好是大伙轮流承包,这样大伙都能够沾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张大栓家赚了大钱,以为鱼塘只要放些鱼下去就只需要等着赚钱了。恨不得现在就把鱼塘从张大栓手里抢过去,这样就可以瓜分鱼塘里鱼的红利了。

    有两口子直接就嚷了出来自己的图谋。

    “大栓哥,你卖鱼的钱就全放你自己口袋里去了?”张宝汉和他婆娘刘英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红眼病。见不得别人过得比他家好,见不得别人建高楼大夏。

    “我不放我自己口袋里去,难道还放到你口袋里啊?”张大栓很厌恶他们两口子。一听他们说话,张大栓就大概知道这两口子在打什么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鱼塘是大伙的,你才付了几百块钱的承包费,现在一次赚了这么多,不应该分大伙一点么?”张宝汉的婆娘刘英一上来就开始蛮不讲理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一个个围过来看热闹。大伙都知道这两口子这样做事没有道理的,但却没有几个人站出来替张大栓家说话。

    “张宝汉、刘英,你们两口子还要不要脸?人家承包鱼塘是交了承包费的。赚再多的钱,也是人家的本事,关你们两口子什么事?”周玉树忍不住怒骂了一通。

    【感谢瓷都细佬,无名无天,书友110301222942789,书友20161224084207812,秋之神光,小小黄豆666等朋友打赏支持!】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