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冠山顶,数千仙佛联军聚在一起,迎接剑神的演讲。

    “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假剑神才说出两个字,就有一个和他差不多但是更宏亮的声音插了进来,“今天就要去假存真!”

    又一个剑神!众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胆,竟敢冒充我的样子,你这是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罗网没错,投进去的是谁可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刘清飘在空中,抬手举起一个来,“认得他吗?应该熟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一神教*军中有人认得这个人。

    假剑神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刘清二话不说,一指戳去,半死的猎魔主教真的全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得逞的!”

    假剑神大叫一声,连施法术,两个剑神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假剑神的法力果然降低了,刘清心中大喜,剑气指没完没了地攻过去,突然心中一震,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自己前胸,啊的一声叫,从空中跌落,风萧萧等人知道谁是真的,见状大惊,一起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敢冒充我,就是这个下场。”假剑神十分得意,神情甚至有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刘清搞不明白,一个分身明明已经死了,假剑神的功力为何只降低了一小会,又恢复了原状?

    薛少安不能再坐视不管了,振臂高呼,“这个是真剑神,那个才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薛少安在联军中的地位极高,说的话大家都信几分,可是“真剑神”如此不堪一击,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,谁也不想就这么快承认。

    人冒充我的模样,还真骗了不少人,这是一神教施的诡计,拿一个假的猎魔主教骗取大家的信任。大战在即,咱们仙佛联军还要再中计分裂吗?”

    人叫道。

    多人一起叫道,大敌在前。追随强者是最划算的选择。

    刘清突然明白假剑神为何恢复了法力,“护帝神!护帝神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死了一个分身,只有与另一具分身合体,才能恢复法力。元身不会牺牲自己,皇帝身边的叶照也不会,唯一的可能就是护帝神躲在联军中间。

    假剑神对刘清的计策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刘清的叫声更没人相信了,护帝神远在北疆,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?

    “杀他祭旗!”有人喊道。若不是薛少安守在前面,刘清就要面临被群殴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“找出护帝神,他用的是古神内丹。”刘清暗中向魔奴下令。

    群情激昂,最外围却有一个和尚无动于衷,好像睁着眼睛睡着了,刘清腾地又飞到空中,“慢着,还没打完呢。怎么就分出真假了?”

    说罢一记剑气指攻向假剑神。假剑神微微冷笑,立刻施法反击,刘清闪身躲过,在空中飞了一圈,突然向远处飞去,好像是要要逃跑。性急的仙佛人士纷纷出招拦截。

    剑气指射向呆立不动的和尚。

    和尚扑通倒地,假剑神又叫了一声。脸色真的白了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的剑神!”刘清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联军同时回头,只见教主正满头大汗。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尝尝正牌剑气指。”

    刘清伸指施法,假剑神不躲不闪,凄然说道:“不管怎样,这个世界都要保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刘清心中一动,可是剑气已出,再无返回的可能,假剑神轰然倒下,落在地上,如同一座山压在另一座山上,大地颤动,山石碎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刘清也搞不懂。

    “五芒星阵启动了!”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刘清大惊,飞到空中四处一望,果然,环绕独冠山的五道光柱升起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刘清虽然杀死了猎魔主教,分身的思想却在一瞬间互通,假剑神与护帝神竟然趁人不备启动了五芒星阵。

    独冠山就要毁灭了。

    修行之士纷纷逃离。

    乾坤子等人眼见本派祖基毁于一旦,无不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山体层层剥落,灰尘迷漫,掩盖了一切景象。

    慢慢地烟消云散,展现在众人眼前的不再是高山,而是一棵巨大无比的半枯之树。

    无用之树亮出真形了。

    大树颤抖不已,一点点升高,正在离开地面。

    刘清越来越惊讶,叶照的三个分身都死了,怎么还能控制法术?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刘清明白了,叶照的元身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扫过,落在了最令他意外的目标身上。

    无用之树正在自己施法,叶照竟然将自己与无用之树合二为一了。

    大树浑身都在震动,好像人在大笑,然后它说话了,“剑神,你是阻止不了我的,我要去昆仑山,毁掉断足之鼎,没有了天地通道,剑神就成了无源之神,这个世界是我的,谁也不能抢去。”

    “阻止大树。”

    刘清率先发出剑气指,薛少安等人纷纷使出法术,仙佛联军已经乱成一团,有些人跑了,有些人跟着攻击树体。

    人间的法术对无用之树根本无效,刘清心里清楚得多。

    大树已经脱离地面,正要向西方飞去,叶照不在乎这里的修士,只有毁掉天地通道,他的自然会以另一种人形重新出世,到时再消灭剑神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大树想跑,小树来挡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叫道,无用之树还真听话,立刻不动了,叶照如果还有心的话,必定心中大惊,作为一棵树,它的表现就是坠落一大片树叶,枝头上如今已经没有几片了。

    “老小子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元明得意洋洋地飘在空中,右手握着一棵纯白色的小树苗,不过七八尺高,刘清认得,正是京城中的那棵无用小树。

    用之树再也没有用了,快快枯死!”

    随着元明的叫声,大树在数千人眼皮底下,声速枯萎。一个愤怒的声音吼叫着,声音远传数千里。

    大树化成了粉末,叶照元身尚未露面。就这么去见冥神了。

    元明拦杀了大树,鼻子连连抽动,神内丹!”

    大喜之下。什么也顾不上了,身子一抖,从空中跌落,刘清瞬移过去,接住了小树。

    么还是和尚?”

    修士们大都飘在空中,只有一位站在地上,就是那个没人认识的和尚,本来大叫一声最先死去的。

    元明占据了护帝神还很新鲜的身体,可惜还是和尚。

    “可是比以前高大多了。”风萧萧媚笑道。

    “师娘呢?你把她藏在哪了?”

    刘清知道叶亭的下落,从小树上扯下一片叶子,叶子像水一样化开,从他手中滴落。没有降在地面。就在空中变成了一个人形。

    叶亭突然见到这么多人,吓了一跳,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打了一小架而已,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结束了?皇帝和他的先生可是挺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谁管他们?”刘清握住叶亭的手。心情大爽,对皇帝一点都不在意。那个叶照的分身法力弱小,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“可是无用之种被我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这棵小树的无用之境与大树不太一样。似乎吸走了许多东西,我现在又恢复从前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刘清皱起眉头,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可是手中的小树突然变得沉重无比,而且正在迅速变大。

    刘清松开手,小树落在地上,越发地茂盛起来。

    新一代无用之树就要长成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刘清愤怒了,今天好像什么事都脱离了他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剑神,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刘清惊呆了,说话的人竟然是猫侠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天上派下来的神仙。”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精神分裂正适合掩藏神仙的身份呢?刘清觉得自己真傻。

    “天庭需要这个世界,需要无用之树,叶照的阴谋上面早就知道,可是谁都不愿下凡来阻止,只有剑神自告奋勇,还好,剑神顺利完成任务,重返天庭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刘清目瞪口呆,原来自己还是被利用了,那个剑神接了任务,却让一个穿越人来代劳。

    他突然脑筋一转,“重返天庭?哈哈,老子未必愿意。”

    剑神消失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尤其是猫侠与叶亭。

    接着正在生长的小树也说话了,“叶照的想法是对的,天地通道就该被毁掉,可惜他的野心太大,让我这个没野心的替他完成遗愿。”

    出真面目的猫侠大叫道。

    小树飞到空中,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刘清跟叶照元身一样,与无用之树合体,施展瞬移法术,直奔万里之外的昆仑山而去。

    “先让我回天庭。”猫侠惨叫,天地通道一毁,他这个神仙可就再也当不成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世界平静了,百姓们几乎没有什么感觉,只有世界各地的修士大失所望,他们的法力正在逐渐减退,用不了多久,又要退回一重九到头的时代了。

    刘清与叶亭站在昆仑山顶,看着被毁掉的半截山,身后跟着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一神教返回自己的国家了?”

    多年不会再来打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教皇,我倒真想见见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有机会。”刘清打定主意,这辈子也不去欧洲了。

    神,你可真够狠的。”猫侠咬牙说道,这群人当中只有他不高兴,“你封住了通道,这个世界孤悬一处,咱们可是再也见不着圣女了,她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自己的世界,那样最好不过,还有什么可见的呢?”刘清搂住叶亭,微笑说道,心无所求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